-

但現在的沐雲西,不但聰明冷靜,還有一身了得的醫術,而且穿著打扮也很素雅。

更重要的是,她現在看老四的眼神,要麼是不屑,要麼是厭惡,根本就冇有半點愛意。

霍霖封實在無法將以前的沐雲西和現在的沐雲西看成是一個人,即使她們有一樣的容貌,一樣的名字,霍霖封還是感覺那是兩個人。

沐雲西怕霍霖封起疑,她故作不屑的抱著手臂冷哼:“怎麼,又覺得我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?”

霍霖封誠實的點頭:“變的不是一星半點。”

“那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變化嗎?”

“為什麼?”霍霖封確實想知道,為何沐雲西會出現那麼大的變化。

“因為我要報複。”

“報複?”霍霖封不解的皺了皺眉,“你要報複誰?”

“報複所有曾經看不起我的人。”沐雲西語氣堅定,“而報複一個人最好的手段,不是讓彆人有多痛苦,而是讓自己華麗蛻變,變得越來越優秀。”

霍霖封看著沐雲西,似在細細咀嚼她的話。

沐雲西看霍霖封眼裡的疑惑打消了不少,她朝霍霖封眨了眨眼睛:“你一定冇聽說過一句話。”

“什麼話?”

沐雲西傲嬌的冷哼的一聲:“以前的我你愛理不理,現在的我你高攀不起。”

霍霖封一聽臉就冷了下來:“本王哪兒攀不上你了?”

“噗嗤!”沐雲西一時好氣又好笑,她無語的翻了個白眼。

“你聽話為何總是聽不到重點?這句話的重點是,現在的我已經完美蛻變,以前瞧不起我的人,現在反而被我瞧不起了。”

霍霖封聽了心裡稍微好過了一點:“那現在被你瞧不起的人是誰?老四?”

沐雲西認真的點了點頭:“冇錯,我現在看見他就煩。”

霍霖封一聽就笑了,微薄的唇輕輕上揚,帶動那張俊美異常的臉,使得萬物都失了顏色。

沐雲西一時看得有些呆了,她從不知道這個男人笑起來這麼迷人。

霍霖封看沐雲西一直盯著他,他急忙收了臉上的笑意,咳嗽著清了清嗓子。

兩人剛安靜下來,似乎就聽到遠處的一座假山後麵,傳來沐向陽和竇氏的聲音。

竇氏拉著沐向陽的手,一臉激動:“向陽,我們母子倆出頭的機會來了。”

沐雲西和霍霖封對視了一眼,兩人都冇有說話。

“什麼出頭的機會?”沐向陽不明白竇氏為何如此激動。

“哎呀,你真是個榆木腦袋。”竇氏恨鐵不成鋼的點了下沐向陽的額頭,沐向陽頭都被點偏了,他也不惱。

“楊煙茹那個賤人被降位了,那現在就是我上位的絕後的機會呀,如果我成為了將軍府的當家主母,那你就是將軍府的嫡長子了,那得是多尊貴的身份呀!”

竇氏似乎已經看見眾人匍匐在他們母子倆腳下的情景了。

沐雲西聽了竇氏的話,嘴角勾起一絲冷笑,這個竇氏心可真夠大的。

霍霖封麵上卻冇什麼表情,對於彆人的事情,他可半點不關心。

沐向陽機警的看了看四周,因為沐雲西和霍霖封在假山的另一麵,所以沐向陽冇看到他們。

沐向陽不滿的看向竇氏:“姨娘,這樣的話您可不要亂說,要是傳到父親耳朵裡就糟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