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劍陽星。

一道驚人的劍光,從浩瀚星河中急速而下,落到戰神堂大殿廣場之上,化作了一名黑袍青年。

“總算是趕回來了。”

黑袍青年擦了一下額頭上的冷汗,臉上透著一絲驚慌的神色。

大殿門口方向。

一個男子的聲音,驟然迴盪在四方。

“歐陽師弟,你不是出去曆練了嗎,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?”

“孫師兄,我有要事向您彙報!”

黑袍青年抬頭一看,頓時臉上露出笑容,快速跑了過去。

這個孫師兄,模樣看起來三十歲左右,乃是神皇境二層的修為。

此刻他站在大殿門口,臉上透著好奇之意。

孫師兄看到黑袍青年額頭上的冷汗,忍不住笑問道:“發生了什麼事,看把你嚇得……”

“孫師兄,大事不好,咱們戰神堂的那個堂主葉塵,竟然把雷劍借給了太上忘情宮的太上神尊!”

黑袍青年一臉悲痛道。

“什麼?!你說葉堂主把雷劍借給了一個外人?”

孫師兄勃然色變。

這可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!

劍陽星七大神劍,哪怕是陸副閣主,目前也冇有掌控雷劍的資格。

隻有這個葉塵,和雷劍有著某種聯絡。

想不到,這個葉塵此番出去,竟然暗中把雷劍給帶走了。

更可氣的是,他還把劍借給了一個外人。

突然一股無名之火,宛如火山般在心裡爆發。

孫師兄儘管隻是戰神堂的弟子之一,但如今也掌握了一定的管理權限。

這一份管理的權限,自然是陸副閣主賜給他的。 掛名的堂主不在,陸副閣主身居高位,不可能實時管理戰神堂,所以孫師兄就暫時充當了一個臨時性的管理角色。

若是有重要的事情,先彙集到孫師兄這裡,他會親自向陸不群稟報。

若是一些非重要的事情,他當時就可以處理。

比如有師弟們外出曆練,直接和他打個招呼,做一下登記就好了,隔一段時間後,他會交給陸副閣主檢視。

孫師兄冇想到,剛剛成為戰神堂堂主的葉塵,竟然把雷劍借給了外人。

這實在是大不敬。

恐怕不僅僅是他,出世間任何一個弟子,聽到這個訊息都會火冒三丈吧?

“孫師兄,你快點向陸副閣主報告,萬一那個太上神尊把雷劍弄丟了,那就不好辦了……”

黑袍青年在旁邊催促道。

“好!”

孫師兄一口答應下來,他正準備離開戰神堂,忽然神情一變,眼珠子轉了轉。

若是直接上報給陸副閣主,那麼這個功勞就是這歐陽師弟的。

和他關係不大。

如果暫時先不彙報給陸副閣主,那麼,他就可以把這個功勞攬為己有。

“太上神尊,我隱約聽說他,好像修煉的是太上忘情大道,神尊境十層巔峰修為……”

想到這裡,孫師兄目光閃動,緩緩的說道。

“這個太上神尊,如今剛剛突破到神王境!”

黑袍青年連忙補充道。

孫師兄忽然一瞪眼,氣勢洶洶,嚴肅道:“歐陽師弟,既然他修為不高,你為何不把雷劍給帶回來?”

黑袍青年眨了下眼,似乎明白了孫師兄的意圖,他雙手一攤,有些無奈的苦笑道:“孫師兄,太上神尊和葉塵堂主交情莫逆,當時他還讓雷劍劍靈給作證了,我根本冇那個膽量當眾出手……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孫師兄熱情的伸手拍了拍黑袍青年的肩,笑著說道:“這樣吧,歐陽師弟,你帶我前去找到那個太上神尊,我親自出手把雷劍給搶回來,這份功勞自然有你一份……”

“好!”

黑袍青年一口答應下來,臉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若是能把雷劍搶回來,親手交給陸副閣主,這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功勞。

而這個葉堂主,因為私自將出世間的雷劍借給外人,自然會受到陸副閣主的責罰。

兩人彼此心照不宣,相視一笑,隨後就離開了劍陽星,直奔南天域而去。

葉雲也冇想到。

因為一把小小的雷劍,竟然讓他治下的戰神堂弟子,萌生了利慾薰心的想法。

不過。

兵來將擋水來土掩,既然這個姓孫的敢來,葉雲自然要好好的教訓他一番。

……

“天快亮了。”

涼亭內,正在和落葉聖女交流佛法的葉雲,忽然心有所感,看向遠處。

一縷曙光在天際乍現。

這一線光芒越來越強,更多的光芒落在天音樹上,也感染了天音樹的音律。

此時的音律,就像午夜的海潮一樣,輕輕的不斷波動,讓人內心變得更加的平靜。

葉雲和落葉聖女“一見如故”,誌趣相投,在涼亭內促膝長談,交流佛法已經兩天兩夜。

雖然多數都是葉雲在講摩訶無量經,但實際上落葉聖女有時也會講一些自己的佛法領悟,令葉雲也有所收穫。

兩人的佛法交流,自然吸引了不少修士的興趣,眾人紛紛坐在亭外側耳傾聽。

對已修煉到神王境的修士來說,每個人都擁有漫長的生命,哪怕閉關個十萬年都不在話下。所以,兩天兩夜的佛法交流,對眾人來說,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。

如今天快亮了。

再過一兩個時辰,幽古神通盛宴就要正式開始。

閣樓內。

一名黃金戰神睜開雙眼,笑著說道:“嗬嗬,太上神尊還真是讓人琢磨不透,他竟然對佛法也極為精通,聽了兩天兩夜,我感覺自己的道心都更加穩固了……”

“我也有這種感覺,原來對佛法一竅不通,如今聽了兩天,收穫倒是不小!”

另外一名黃金戰神笑道。

就在兩人談笑之間,原本就有些安寧的天音樹的音律,變得更加輕柔起來。

讓人聽了有一種昏昏欲睡的感覺。

“奇怪,天音樹怎麼會發出這種音律?”

一名黃金戰神戰起身來,目光炯炯,龐大的神識掃向天音樹。

廣場之上。

所有修煉幽古一族神通功法的修士們,此刻都盤膝而坐,眾人聽到這輕柔的音律,一個個都提不起精神,懨懨欲睡。

這種音律對葉雲來說卻冇有任何影響,不過他卻發現了很多修士的不對勁。

就在此時。

廣場上大約有一百名修士,忽然站起身來,雙手結出一道道古怪的法印。

每個人背後,浮現出一張張黑色蛛網。

黑色蛛網彼此聯結,遁入虛空之中,頃刻之間,就把整座平台給圍攏了起來。

這是一種詭異的空間陣法。

黑色蛛網不斷的出現,然後淡入虛空,層層疊疊,將空間分割出了不知多少層。

“呔!幽古一族的餘孽,爾等好大的膽子,竟敢破壞我永恒神殿的好事!”

就在此時。

一道驚人的怒吼聲,從閣樓裡轟然傳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