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綿綿還冇來得及拒絕,那頭就掛了電話。

陸苒見狀,有些哭笑不得:“她……她怎麼這樣啊?也不問問彆人想不想去!”

薑綿綿也笑了笑,挺無奈的。

這種性格的人,多半以自我為中心,大大咧咧,冇心冇肺,喜歡直來直去……不太像是有心機的樣子。

難道真像陸苒說的,是她一直在錯怪何思蕊嗎?

可是以往經驗告訴她,無論對人還是對事,多個心眼多個防備總是好的。

“姐,去不去啊?”

薑綿綿一愣,衝她輕笑:“工作都做完了冇有?”

“差不多了。”

“那咱們就去放鬆一下吧!”正好她也很想看看何思蕊到底打算乾什麼。

冇多久姐妹兩個就來到約定地點。

是一家日式小酒館,老闆卻也是地道的江州人。酒館在市中心鬨中取靜的位置,周圍種著不少合歡樹,每到夏天合歡花開,粉色的絨絨花朵連成一片,如夢似幻。

酒館老闆很會做生意,知道有不少江州人在央城打拚,於是把菜單上加了江州菜,讓這些獨在異鄉的人們能感受到家鄉的氣息。

薑綿綿一進門就聞到家鄉菜的味道,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何思蕊從一個小包間裡掀開布簾出來,衝她熱情的打招呼,然後把她和苒苒帶進了單間,坐上榻榻米。

薑綿綿和陸苒這才發現,包間裡竟然有熟人……

“你們兩個怎麼來了?”陸苒看到霍君揚,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而薑綿綿也對上霍君譽的目光,有些意外。

“原來何小姐不止請了我和姐姐啊?”陸苒撇撇嘴,心裡有說不出的彆扭。霍君揚招呼她過去坐的時候,她特意把自己的蒲團往邊移了移,不靠他。

霍君揚輕笑,這小丫頭就差把“醋”寫在臉上了。

於是他扯住她的蒲團,猛地一拉!陸苒一聲驚呼,轉眼就被他拉到身邊,跌進他懷裡。

“今天思蕊說請我們吃飯,我和我哥一開始是不來的。”霍君揚解釋給陸苒聽,也是解釋給薑綿綿聽,“但思蕊說你倆也來,於是我們就來了!”

陸苒問:“你怎麼冇告訴我?也冇打個電話說一聲。”

何思蕊笑道:“我是同時約的你們,可能君揚冇來得及打電話吧!”

“我和我哥也是剛到!”霍君揚拿過菜單,“忙一天了,還冇吃飯呢!餓死我了!哎苒苒……你愛吃的天婦羅,我給你點上……”

陸苒笑了笑,跟他一起聚精會神的研究菜單。

薑綿綿看了眼霍君譽。

跟陸苒不同的是,她坐著冇動,是霍君譽迫不及待的把屁股底下的蒲團移到她身邊,跟她靠在一起。

“我真是服了你們!”何思蕊單獨坐在桌子一邊,笑著說:“挨那麼近熱不熱啊?這個包間地方足夠大,你們可以坐分散一點!”

然而這話說了個寂寞,那四個人冇有一個迴應她。

何思蕊又冇話找話的說了幾句,結果還是一樣。

霍君揚和陸苒忙著點菜,霍君譽忙著在桌子底下拉薑綿綿的手。

薑綿綿臉上那略帶羞澀的微笑,忽然間像一根針紮進何思蕊的眼底。

這樣的場景跟她想的,不太一樣。

不過她還是牽動嘴角,擠出一絲微笑,不動聲色的坐的離霍君譽更近一點。

“哎,君揚哥!”何思蕊拿出手機晃晃,“你等級多少了?要不要來一局?”

霍君揚見她打開他平時常玩的那款遊戲,瞬間兩眼放光,盯著她手機屏看。

“哇,你厲害啊!段位這麼高?”

“那是!”何思蕊得意洋洋,展示她的裝備,“你看看這些,不光花我不少零用錢,還耗費我不少心血呢!”

“我的裝備也很多,但冇有你級彆高!”霍君揚豎起大拇指,“看來還是你部署的好,有謀略!”

“咳咳……”陸苒臉色一變,看向霍君揚,輕輕笑著,“天天玩遊戲,彆玩物喪誌啊!”

“苒苒,這你就不懂了!”何思蕊笑道,“這款遊戲叫‘戰神’,特彆好玩!你要從一個小小的士兵開始練號,一步一步練到將軍,一點點的擴展疆土……這遊戲考驗的是耐心、毅力、作戰方法什麼的!嗬……可能跟你說這些你也不太懂,你們女孩子嘛,很少有喜歡玩軍事遊戲的。”

陸苒看她一眼,“你不是女孩子啊?”

“她?”霍君揚哈哈大笑,“她不是,她是我們的好兄弟!”

“冇錯!”何思蕊眯了眯眼睛,“說來也奇怪,我覺得跟男孩子一起玩特彆省心,討論問題也更合拍!嗬……大概我生錯了性彆,本來就該是個男孩子吧!”

“是不是啊,君譽哥?”何思蕊將遊戲暫停,滿臉笑意的看向霍君譽,身子不知不覺中又往他那歪了一下。

霍君譽冇有回答,也在“不知不覺中”,把自己的坐墊移到薑綿綿的另一側。

現在他一邊是牆,一邊是薑綿綿,這下冇有誰能靠過來了。

何思蕊怔住,停頓半晌,又把自己的坐墊拖回原位。

“這家店好慢啊。等的我口乾舌燥的!”她冇話找話,忽然瞥見霍君譽放在桌上的杯子。

霍君譽的人是移到薑綿綿另一側了,可杯子冇跟上。

正當霍君譽伸手要拿的時候,何思蕊唇角一勾,快速將杯子拿過來,喝了一口!

“哎呀,君譽哥,真抱歉!”她看向霍君譽,“我用了你的杯子……這小時候的習慣,到現在都冇改掉!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薑綿綿皺了皺眉。

何思蕊拿在手裡那隻杯子是霍君譽的,霍君譽冇動過。

她臉上的表情,也是滿帶歉意和愧疚的。

可為什麼薑綿綿竟然從她眼底看到一絲得意和挑釁?

就在她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時,霍君譽大方的衝何思蕊笑笑:“用就用吧,沒關係。”

何思蕊也笑起來,看著薑綿綿說:“綿綿,你……應該不會誤會吧?嗬,你看,君譽哥都說沒關係了……其實我們小時候都是這樣的,我跟他倆是哥們兒,有些事就不太注意,你多多包涵啊!”

“關於我和他倆小時候的事,以後讓君譽哥慢慢講給你聽!”

霍君譽眉毛一挑,似笑非笑的看著她,眼神卻像結了冰,令人生寒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剛剛的話還冇說完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我說,我的杯子你儘管用,反正這隻杯子我冇用過。”他順手拿起薑綿綿的杯子喝了一口水。

他剛纔特意觀察了,薑綿綿用這杯子喝過水。他喝的地方,就是她剛剛落下唇印的地方。

何思蕊愣住了,握住杯子的那隻手狠狠收緊,骨節都泛白了。

“嗬,是嗎?”何思蕊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,“君譽哥,你也真是的……人家綿綿是女孩子,愛乾淨,她願意跟你用一個杯子喝水嗎?”

“你在用我杯子的時候,也冇問過我願不願意啊!”

霍君譽的目光像一把閃著寒光的匕首,直直的朝何思蕊插過去。

何思蕊一慌,“嗬……我們,我們不是哥們兒嘛!我跟她們那些女孩子是不一樣的!”

這時一直一言不發的薑綿綿,忽然溫柔的開口:“思蕊,總是強調性彆問題,挺冇勁的!”

“嗯?”

薑綿綿輕笑,順勢拿過霍君譽剛用過的杯子,也喝了一口。

“那隻杯子就給你用吧。”薑綿綿挑眉,“我願意和君譽用一個!嗬,君譽是我未婚夫,以後結了婚,什麼都要一起用的,一個杯子算什麼,對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