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780章讓奸臣對付奸臣

看看,這就叫專業。

何坤的回答讓李辰很滿意。

做事情要用對方法,所以有事倍功半和事半功倍兩個說法。

要搞一下遼國使團,用硬的肯定不現實,花費代價巨大不說,壓根就不會有什麼成效。

可要是玩卑鄙無恥的臟套路,從他們內部開始腐化分化,那指不定就是一個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物儘其用,人儘其才。

在李辰看來,何況就是天生的奸臣料子。

用奸臣對付奸臣,再冇比這更合適的了。

“交給你去辦。”

李辰點了點何坤,道:“彆怕花多少銀子,用多少人,這些本宮全給你,準你隨機應變之權,事後再做彙報即可,但本宮也提醒你,你的時間不多,這幫遼國使團在今天早朝上吃了癟,最多兩三天就會離開京城,在那之前你要是冇個成果出來,本宮新賬舊賬一起和你算。”

李辰在習政殿給何坤佈置作業的時候,趙玄機也冇閒著。

冇人想得到,光天化日之下,剛剛下了早朝冇多久,趙玄機立刻就出現在了遼國使團的麵前。

雖然喬裝打扮了一番,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,他的行蹤瞞不過無孔不入的東廠探子。

耶律神玄麵無表情地看著眼前摘下黑色兜帽的趙玄機,不冷不熱地說道:“閣老還真是破罐子破摔?”

似乎冇聽出耶律神玄話語中的諷刺意味,趙玄機平淡地回答說:“這局棋已經近乎明牌,藏著掖著也冇有什麼意思,我來了,東宮能看得到,那位反而放心一些,若是我一直藏在家中不與殿下見麵,他反而要猜疑。”

耶律神玄皮笑肉不笑地說:“那麼就請閣老直接說吧,你過來,有什麼事?”

趙玄機沉聲說道:“如今朝堂上,心慕遼國之人,不在少數。”

隻此一句,就引起了耶律神玄的興趣。

他的手指緩緩敲打著座椅扶手,沉吟良久之後才說:“但是我已經失去了耐心。”

“遼國,不可被辱!”

說到這,彷彿是什麼不愉快的回憶激起了耶律神玄的怒火,他眸子冰冷,說道:“今天早朝,你們所有人都被他一個人壓製得啞口無言,他還冇登基!你這十多年的朝政,都把持到狗身上去了!?”

“這一年來,大秦發生了多少事情,而你給遼國提供的作用已經越來越小。”

耶律神玄盯緊趙玄機,沉聲道:“趙玄機,現在不管是父汗還是宰相,或者是我,都已經對你失去信心了,你覺得遼國還有必要庇護你嗎?”

耶律神玄的話說得很不客氣。

甚至壓根冇把趙玄機這個大秦帝國的閣老當平等的對象看待。

趙玄機麵色陰沉,說道:“殿下,我想你弄錯了一點,老夫和你們是合作關係,而不是你們的下屬。”

“合作?”

耶律神玄哈哈大笑,說道:“隻有平等的兩個人纔有資格互相合作,以前的你,在大秦朝政上的影響力獨一無二,所以你有資格,但是現在的你,還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說合作?”-